您的位置 : 首页> 男生专区>

全部小说

  • 诸天剧透群
    诸天剧透群

    作者:会写字的蜗牛 分类:都市 已完结

    穿越天地复苏的平行世界,偶获诸天聊天群。   正所谓剧透一时爽,一直剧透一直爽!   李昊看着聊天群中熟悉的万界大佬们,陷入了长久的沉思。   今天该调戏哪位大佬?   还没搭上九龙拉棺的叶天帝?   又或者凄凄惨惨的萧斗帝?   再或者调戏狠人大帝?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超品大师
    超品大师

    作者:烈焰滔滔 分类:言情 已完结

    这才五月中旬,天气就已经热了起来,美女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换上了她们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夏装,街上的美腿已经开始晃人眼睛。 宁海国际机场出口处。 苏锐穿着一件红色的格子衬衫,衬衫下摆扎在合体的休闲裤中,显出挺拔的身材。他的右手拎着一个银色的手提箱,俨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打扮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弯月挂梢头
    弯月挂梢头

    作者:高仇虎 刘春杏 分类:言情 已完结

    一轮玲珑的弯月挂在梢头,氤氲的月色透过树叶儿,洒在小冯庄的每一寸土地上,让整个小冯庄都好像披上了一层银色的外衣。 虽然已经是晚上,但天气依旧有些燥热。高仇虎躺在他的木板床上,手里拿着本新版的金瓶梅。一边扇着扇子,一边津津有味的瞧着。 高仇虎今年十九,长的又高又俊,就是皮肤有点黑。爹妈在几年前都相继去世,只留给他十几亩地和两间的土坯房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都市之最强职员
    都市之最强职员

    作者:佚名 分类:言情 已完结

    老姜是南方某小工厂的生产线线长,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成家立业,每天过的浑浑噩噩,但脑子里想着的,都是李小玲的身姿。 李小玲是今年刚刚来的,她和丈夫从山沟沟里面南下打工,因为没什么钱,只好和丈夫跻身在员工宿舍,这个宿舍还有另一个工 友,就是老姜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星语星愿
    星语星愿

    作者:佚名 分类:言情 已完结

    在乡下姥姥家的这几天,白雪儿简直郁闷死啦。 这几天她和村里几个伙伴上山摘果子,爬树的时候双腿难免会和树干接触磨蹭,导致她产生了生理反应,下面yǎng得厉害,甚至还有某种yè体分泌出来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我的总裁老婆大人
    我的总裁老婆大人

    作者:杨斌 分类:言情 已完结

    我叫杨斌,是省师范大学毕业的高材生,现在家乡的一所镇中学教书。     吗的。老子也算是中文系的高材生了,现在竟然窝在了这么一个落后的地方,而且每个月领着不到两千块的工资。实在是憋屈啊。     而且自己还自以为要才有才,要貌有貌。虽然不至于人见人爱。花见花开,但是遇到出租车,至少花钱了它们是不会不载的。     我个子一米七五。算不得人高马大,但也是走进人堆里不会被人流给淹死不是。     至于五官,我自认为还算周正。想当年在大学里的时候。也还是美女环绕的。现在嘛。当然也是名花有主。     不过,就是因为我这名花,所以我决定离开我现在的岗位。和她一起到外地闯闯。     吗的。老子一个堂堂的大男人。怎么能连一个娘们儿也不如呢?你说是不是。     其实话说回来,我就是为了她。一个我们曾经一起长大的女孩儿,后来还一起上高中。上大学。     然后毕业。     但是她不想教书,看到我分配到镇中学的时候,她就想走了。     我知道。只要她一出去,我们这恋爱算是黄了。     她可是我们系的系花啊!     而且我们还青梅竹马。     我不能没有她。     你知道吗?     我能上大学,也全都是因为她。     要不然我也就高中毕业就打工去了。     但是为了她,我竟然下恒心努力,和她报考了同一所学校,竟然也同时被录取了。     我认为我们毕业了肯定能在一起。可是现在她忽然又要走了。我怎么不能不跟着呢?     她说,“我一定要出去闯闯。你是男人,你说你也要去吗?”     妈的,老子是男人没错,但是老子不是那种喜欢冒险的男人,我喜欢平静恬淡的生活。比如说现在,我就很满足。一个月领着一千多块钱的工资,和你一起上班下班,一起回家,一起做饭,一起照顾孩子。——假如我们有了孩子的话。那是多么惬意的事儿呀?     可是我不敢说出来,说出来的时候就变了调调了。     “我是男人,吗的,要闯我们就一起去闯,大不了老子的工作老子不干了。”     她咧嘴一笑,一头的黑发像是流动的瀑布,眉眼里充满了欣赏。     说干就干,我就这样跑到了学校,jiāo上了我的辞职申请。     你知道吗,老校长是我以前的老师,他一看我jiāo上了辞职申请,眼里一下子是多么的失望。     我回来的时候,他是多么的高兴,说是我终于盼到了一个本科大学生了,我们镇的教育有希望了。     他还说,“你就是我未来的接班人,以后这学校我就准备jiāo给你了。”     妈的,现在我竟然要辞职了,这发的是哪门子疯啊?     老校长悲痛的道,“是因为工资低吗?”     我道,“不是。”     老校长道,“那是因为王玲玲了。”     “老师,”我道,“你真是一语中的。看来你是了解我们两个人的。不过,我真的是没有办法。”     老校长点点头道,“那好吧,年轻人终归是不甘于平淡的,我也希望你们越飞越远,做出一番让人刮目相看的事业。不过,我还是送你几句话吧,多情总被无情恼,你该放开些,随缘吧。事业才是你的根本。”     我点点头道,“老师,我知道了。”     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老师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,也没有去想。就高高兴兴的走出了老校长的办公室。     老校长在办公室里道,“其实,你不必辞职的,我给你办个留停薪留职吧,等你哪天累了,就回来。我依然看好你!”     “多谢!”我忽然有些难受,鼻子发酸。我在学校读书的时候,就老是犯错误,老校长总是把我喊到办公室,然后离开的时候,总是说这样的话鼓励我。     现在,我又要离开了,他依然没有放弃让我为家乡教育事业奉献的心思。他真是一个让人感动的奉献者啊,一直默默无闻的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。     可是我呢?像是一根浮萍,没有根,只是跟着王玲玲的脚步前进。     我们随便收拾了一下,就准备出发了。     可是我家里还有一个老人,就是我年迈的父亲,我有些鼻子发酸,和他怎么说呢?我刚分配到工作那会,他是多么的开心。认为我能够尽孝膝下了。     可是转瞬间,竟然又要走了。而且还准备不要工作了。这不是他辛辛苦苦送我上大学的结果啊?而且还与他的理想背道而驰。     这让我怎么说的出口?     不过,我还是得说。我把我爸请到了堂屋里,我扑通一声就给他跪下了。     “爸,”我望着他恳切的道,“我准备出去闯一闯了!”     我爸平静的面容下面竟然没有一丝波澜。     我以为他会给我来一顿狂风骤雨般的咒骂的。     可是竟然出乎我的意料了。他很平静。很是认真的看着我,道,“小斌,你真的想好了?”     “想好了!”我硬着头皮回答。     “那就好,”我爸道,“我早就看出来了。”     “啥?”我有些吃惊。     我爸一笑道,“你和王玲玲整天急急匆匆的,我猜肯定就是这事。好了,年轻人,该闯时就得出去闯闯。你爸我老了,是不能够陪着你们了。要不然啊,我也想出去长点见识。”     “爸!”我忽然有点哽咽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     我爸笑笑,伸手摸了摸我的头,就像小时候一样,慈爱的道,“起来吧,这不是什么错事。你们两个是需要出去历练历练,要不然啊,心收不回来。”     “哦!”我点点头,站了起来。     第二天,我们就踏上了南下的火车。在“况且况且”的声音里,我看到了大都市热闹繁华的气息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偷欢
    偷欢

    作者:大林 孙倩 分类:言情 已完结

    大林今年25岁,是个孤儿,刚成年就到邻村孙家做了上门女婿。 他的老婆名叫孙艳,比大林小两岁,是个半身不遂的残疾人。 因为孙艳的下身没感觉,结婚这几年,每次做爱,大林都得求她半天,大半年的弄一次,孙艳还像条死鱼似的躺在那,任凭大林怎么弄都没点反应,关键是那里面还干瘪瘪的,大林硕大的根茎,插半天只能进去一小部分。 有时候一不小心把孙艳下面操出血来,还会换来一顿臭骂。 夫妻俩只要一吵架,无论对错,大林都会受到岳父岳母的一致攻击。 性生活不和谐,还受这种窝囊气,大林早有一走了之的想法。 可是一想到蜜桃正熟的小姨子,他又忍气吞声留了下来。 自从小姨子孙倩的身体开始发育后,这丫头不知吃了什么,胸部一天比一天大,这几天感觉罩罩都遮不住了,胸前经常一片雪白,一条乳沟深不见底。 更要命的是,孙倩每次从学校回来就喜欢穿短裙,可能是年纪小不懂事,经常大大咧咧叉着腿往大林面前坐。大林偷偷往她的裙下一瞄,白色的内裤总是鼓鼓的。 遗憾的是,小姨子每年回家的时间不多,孙艳又整天躺在屋里,大林根本就没机会下手。直到现在,饥渴多年的大林,终于等来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! 前阵子老丈人脑出血躺在医院昏睡不醒,小姨子只好辍学跟大林去打工。 “姐夫,人好多啊!火车啥时候来?要不咱们先出去透透气吧!” 荒凉的高原小镇,因为列车晚点,所有人都挤在露天火车站狭窄的通道上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大杂烩
    大杂烩

    作者:佚名 分类:都市 已完结

    地铁痴汉:在地铁上被陌生男人疯狂肏穴 (“哇……”就在那瞬间,从诗晴的喉咙深处放出了一声悲呜。刚刚抽出的肉棒又马上押入、然后又抽出……开始了规律性的抽送。 ...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极品列车员
    极品列车员

    作者:佚名 分类:都市 已完结

    “等……等一下!” 就在列车员李大柱准备关车门的时候,一个身穿一套黑色连衣裙,长发披肩的年轻少fù,提着一个行李箱从站台上跑了过来。 这个女人身形饱满,面容姣好,前凸后翘,玉腿修长。 跑路时,那对巍颤颤、沉甸甸的胸部,随着她的脚步不断弹dàng的rǔ浪,让老李看得口干舌燥、神魂颠倒。 随后他立马伸出手抓住少fù白嫩的胳膊,一把将她拉上车。 哐当!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妈妈闺蜜
    妈妈闺蜜

    作者:佚名 分类:都市 已完结

    苏晴今年三十二岁,正值一个女人的最佳年龄,172的身高,修长细腻的雪腿,丰腴诱人的胸脯,虽然已经女人三十,但看上去给人的感觉,仿若才二十三四的样子。扑面而来的,是楚楚动人和暗香浮动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迷人小保姆
    迷人小保姆

    作者:齐峰 王柔 分类:乡村 已完结

    “老婆,你看你怀孕了,就不要干这么多事情了,待会动了胎气就不好了,我们不如请个保姆来照顾你,好不好。”齐峰抱着老婆,边亲着她的额头,边温柔的说。王柔听了老公说的话,摸了摸自己微微凸起的小腹,温柔的笑了笑,“嗯,都听你的,宝宝,他很乖,你摸摸。” 齐峰看了看妻子柔弱的模样,心情荡漾,抱着老婆的手慢慢的移到胸上,轻轻的揉着左边的乳房,舌头舔着耳垂,“老婆,医生说过了三个月就可以了,我忍的很辛苦,小弟弟都硬了,你摸摸。”说完就拿着王柔的手伸进内裤里,摸着鼓鼓囊囊的一包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江总,余生别指教了
    江总,余生别指教了

    作者:叶笙白 江靳辰 分类:乡村 已完结

    “你还想不想活命了?” 叶笙白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垂下眼按着棉球,笑得苍白:“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?不过发个烧而已。” “叶笙白,你到底清不清楚白血病的严重性??”诊断医师儒雅的面上满是寒意,强忍着怒气:“现在连普通的感冒病毒都能要了你的命!” 他行云流水的写着诊断结论,面无表情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明星,立刻通知你的经纪人办理住院手续。” “学长。” 医师笔锋忽得一折,出现多余的笔画。 叶笙白眼神执拗的看着俞知寒,带着虚弱的恳求:“算我欠你一个人情。” 俞知寒掐了掐眉心,眼底有些许晦涩。 良久,他妥协道:“不住院可以,但是要定时检查,平时要注意不要有过激的运动,身上不能流血留伤,还有……” 他倏尔顿住,看她:“药有没有按时吃?” “有。”她怕被发现,一直装在别的药瓶里。 俞知寒眉头轻锁,眼神还是不赞同:“若是下次再出现发烧,必须要住院!” 叶笙白乖乖点头,手指微微攥紧:“学长,如果没有找到骨髓的话,我还能活多久?” 俞知寒脸色倏得一变,刚欲开口,叶笙白看着他,眼底有苦涩,有挣扎:“我想要听实话。” “……不到一年。” 她的时间原来只剩这么点了?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一生有幸遇见你
    一生有幸遇见你

    作者:江暖 簿锦庭 分类:乡村 已完结

    我从没想过,有一天,自己会给人当后妈。     一切还要从我那前夫说起,他叫张东凌,我们从大学就开始jiāo往,他xìng格老实,因此我们的恋情也比较平淡,不像其它情侣那样浪漫。好在感情一直很稳定,所以毕业后就结婚了。     婚后两年,我们的生活越发枯燥无味。虽然很少吵架,但就是觉得和彼此越来越没话说。每天躺在一张床上,也是各想各的心事。至于啪啪啪,刚结婚时还好,后来愈加生疏,尤其最近半年,他就没主动提过。     他不提,我心里有疑惑,但是为了赌气,我也不提。     于是我们就像是住在一个房子里的陌生人,我感觉这段婚姻已经毫无意义。却又不忍心提出离婚,毕竟他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。     然而现实却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。     周六上午,我出差回来,张东凌没在家,也不知去了哪里,只留下一个凌乱的屋子。     他不收拾房间,我也无力吐槽,直接倒在了沙发上。     就在这时,就有人咚咚咚的敲门。     我疲惫的打开门,竟是隔壁大妈。     她一脸怒气,一步跨进我家,瞪着我说道:“我本来不想找你们的,可你们也太过分了!虽然是年轻人,但是做那事也要有点节制,别影响到邻居,对不对?!”     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莫名其妙的望着她:“你说什么?”     “你跟我装糊涂?”大妈冷笑,“那我就说的再清楚一点:你们夫妻俩晚上做那事能不能小声点啊?我儿子马上要高考了,你们这样,严重影响了他的学习!”     这下我听懂她的意思了,赶紧辩解道:“我们没有啊,可能是其它邻居的声音吧……”     我和张东凌已经半年没啪啪啪了,哪里来的声音?     大妈愤愤道:“你还不承认?我跟你说,就昨天晚上,我一进我儿子房间就听见你那嗯嗯啊啊的声音了,我儿子房间就跟你们卧室隔着一面墙,啊,你猜我儿子在干嘛?他不好好学习,把耳朵贴在墙壁上,拼命听你们表演!真是的,你们那动静不贴墙都听的一清二楚了,也不嫌害臊!气得我狠狠揍了我儿子一顿……你还给我狡辩,不是你家,还能有谁?!”     我呆住了。     昨晚我没在家,若真是如此,那只能证明张东凌出轨了,而且还把小三带回了家里!     我的思绪瞬间乱了,其实我早该想到的,一个二十五岁的正常男人,怎么可能半年没有xìng生活!     或许他出轨,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。     大妈见我沉默不语,再次冷笑。     “好话我就说到这,你们要是再影响我儿子高考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爱你不过一场输
    爱你不过一场输

    作者:方雁 秦陌 分类:乡村 已完结

    方雁从没想过,她和李洋的婚礼,会变成一场闹剧。     当神父在神像面前,问出那句:     “在婚约即将缔成时,若有任何阻碍他们结合的事实,请马上提出,或永远保持缄默。”     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,在保镖的护卫下,闯进了礼堂,高喊:“我反对!”     “你凭什么反对?”神父看看神坛上的新人,又看看不速之客,推推鼻梁上的眼镜,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。     “凭我肚子里的孩子。凭我是洋洋孩子的妈!”     陈露踩着带脆响的平底鞋,铿锵有力地bī近神坛。     脸上的颐气指使,让方雁这个新娘,忍不住气的两眼发晕。     她放下了高举在神像前,准备jiāo给新郎戴誓约之戒的手指,却被李洋抓住,死活不肯松手。     在新婚当天搞出“人命”来,他怎么还有脸拉着她结婚!     方雁脸色发青地看向李洋:“给我个解释。”因为过于激动,嗓子都有些哽住了。     李洋紧紧地盯着方雁,嘴唇蠕动了几次,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。     方雁太了解这个男人了,他这样,就是真有什么了!     难过,瞬间没顶了方雁。她举起两人牵着的手,一根一根地掰着jiāo叠的十指。     她是真心想嫁给李洋的。可是出了这样的事儿,这场婚礼还怎么继续的下去?     李妈妈看着这情形,不由着急起来,从背后拍了李洋一把:“你这孩子,赶紧说句话啊!”     “我,我不知道。”李洋神色恍惚地扫过陈露的肚子。     怎么会不知道呢?!     李妈妈一听气坏了,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巴掌:“什么叫你不知道!”     “啊啊啊,洋洋!你算什么东西,个老女人,竟然敢打我家洋洋!”     陈露护着肚子,几个碎步跑过来,抬手就要打人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总裁好好爱
    总裁好好爱

    作者:大周周 分类:{小说cateName} 已完结

    喂,你好 喂,你好,请问是王亚欣女士吗?这里是捷达快递,你有几个快递到了。方志强对着手里的快递单程序化地说着。 你在哪?对面这个所谓的王亚欣女士声音冷冰冰地问着,不过,方志强不得不承认,这个声音非常的好听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旋木
    旋木

    作者:佚名 分类:{小说cateName} 已完结

    白婕找褚卫国帮忙的时候,褚卫国都高兴坏了。他铺垫了那么多,等的就是这一刻。 白婕是他的相亲对象,开了间舞蹈室,专门教小女生跳舞。而褚卫国,坑蒙拐骗,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出身中医世家的腼腆老光棍,不仅相亲成功,而且成功混进了白婕的舞蹈室,成了一名光荣的助理教练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野性乡村
    野性乡村

    作者:乐读松子 分类:{小说cateName} 已完结

    小小农民运气十足,意外横财,命犯桃花。在各色美女缠绵下,在各界风生水起,风生水起,逍遥自在,好不快活……各色美女,争香斗艳,人生大道,意外平坦,做人就要做到这样样子。别人成功靠脑子,三蛋成功靠运气和宝贝,若问运气为何这般好,若问宝贝为何物,且看三蛋香艳人生。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艳情乡村
    艳情乡村

    作者:万鸟归软巢 分类:{小说cateName} 已完结

    李大壮在城内打工三年,又回到了土生土长的花溪村。 而此时的花溪村早已没了往日的阳盛阴衰景象,好多成家了的男人都出去打工,好多小年轻不是上学,也是去了大城市谋生。 于是村里剩下的都是一群原生态的美丽村姑...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乡村满艳
    乡村满艳

    作者:艾蒿 分类:{小说cateName} 已完结

    贵州和四川交界的大娄山深处,埋藏巨大的金矿。山麓边的村庄,村民来依靠淘金活命,每个人都做“狗头金”的爆发梦。村里的男人们进山淘金,386499部队留守乡村。少年苏贞全游走乡村群美之间,享尽艳福。”在二哥淘金走失后,他不得不走进大山深处,寻找失踪的哥哥,同时企盼找到传说中的狗头金。山中隐藏的村落,守护者一个巨大

    小说详情
  • 乡村御医
    乡村御医

    作者:一德服人 分类:{小说cateName} 已完结

    虽然只是小村医,可是手里绝活多。手中银针解病痛,随身肉针送欢乐。能送子,可塑身,会针灸,会按摩。你有千般病痛,我有万种法门,身怀御女奇术,乡村御医难得。 美艳少妇,纯情村姑,熟女镇长,寂寞湿姐;胸猛警花,江湖侠女,饥渴官太,极品萝莉,任你千娇百媚,自然宽衣解带,管你奇难杂症,我自手到擒来。 嗯,请脱下衣服,不要怕,在医生眼中病人是没有性别的。 我靠!你这是侮辱我的医德! 哦……靠,你怎么可以侮辱我哦……的医德? 本书纯属虚构,请不要对号入座。如有雷同,实属巧合。

    小说详情